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神州娱乐备用网

时间:2019-12-12 19:11:47 作者:一号彩票备用网 浏览量:69008

神州娱乐备用网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见图

神州娱乐备用网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事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们都在基督徒的群里面,在罗尔成为丑闻之前大家有关注这个事情吗,不关注,我们都觉得这个是丑闻,而不是大家先热火朝天的捐钱,然后才成为丑闻。你再想想看,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已经知道时就是有人在质疑罗尔已经变成一个丑闻的时候了,它没有一个正常传播的过程,正常的网络募捐也是大家都有一个宣传热身大家都知道后然后捐款,所以不要责怪基督徒,没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策划和营销。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认为是通过这个给基督徒有一个不好的公众印象,但是我们基督徒不需要去为这样的事情烦心。我的观点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因为很多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基督徒关心公益最好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如果是从远方的人来的信息,我认为至少花点时间和精力手头做点验证的工作。但是罗尔事件从头到尾发展到现在,我认为不是基督徒的过错,基督徒没有做任何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有人刻意让人们误解基督徒。

——北京安迪弟兄:自己曾创立一个社会公义机构并多年参与公益事业的安迪弟兄以一个基督徒和慈善人的双重身份发来了他的看法:

《公益时报》这篇文章整体上来说,算是比较严谨,我也不反对的他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容易引发误会,尤其是宗教敏感人士,文中提到“再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

结合该文作者的前后逻辑,应该是在这件募捐的推动方面,基督徒起了关键的作用,这点无论是否事实,作为基督的门徒,都是乐于听到的。基督徒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爱心的人,主动募捐、推广募捐,跟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不同。在我的朋友圈里,除了基督徒,在校大学生和职场人士非常多,都在转发,这也是事实。爱心人皆有之,跟信仰和宗教无关。

“整个事件”,如果说包含后面的争议,基督徒是否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个是绝对值得探明的问题

据我了解,以及我自身的想法,基督徒是不乐意参与争议的,起码我的教会,我身边的兄弟姐妹也都这么做。主耶稣也说过,“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的眼中有刺,而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路6:41)。在事情没有明晰之前,我们可以呼吁事情的真相,但是避免过早地下结论。

《圣经》中,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给人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创2:16)“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允许我们分别善恶,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没有分辨善恶的权利,只有上帝是公义的,全知的。我们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评对错,这个世界充满了争执,包括战争,不都是因为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观点强加给别人吗,都在以自己的标准分别善恶。

作为一个公益人,也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希望所有的基督徒无论事情的发展如何,都能保持自己的爱心不变,爱邻如己,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对别人好,不是因为别人好,值得帮,而是因为我们好,我们有圣灵同在。即使是一个骗子需要帮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我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上帝给我最好的奖赏”。他们没有神的救恩,已经是很大的不幸了。原谅他们吧,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已经饶恕了我们的罪。

试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能行出爱来,而不再分别善恶,那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很多?希望爱我们的上帝,充满怜悯和爱的主耶稣基督,能够给基督徒以智慧,在这件事上行出神的荣耀来,也希望神爱世人,通过这件事,拯救更多的人,让那些失丧的人早日回家。

另外这件事,也引发了基督徒如何更好的参与慈善的思考。关于基督徒参与慈善、作为捐助方的问题。还是我上面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一4:19),爱别人是没有条件的,因为神爱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而对于慈善组织方,首先第一原则就是要真实,对得起发出爱心的人,不能让大家受骗。这是公益组织最首要的原则。只有各负其责,各从其类,整个社会公益才能正常进行。

对于政府,对公益机构的监管必须得严,其实国际上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相比之下,我国的监管要松多了,这也是我国公益失信的问题所在。依靠公益组织负责人的良知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依靠法律。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社会上受到罪恶的辖制,没有上帝的力量,我们无法战胜罪恶。即使是基督徒,也会有试探。其实我们政府已经走在法律监管的路上了,只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每一次事件,都能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推动公益立法的发展。

笔者观察:

罗尔事件从11月27日至今,几乎是每天剧情都有一“转”。因为罗尔9月13日最初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成为你的敌人》到中谈到耶稣、圣经与约伯,11月27日刘侠风在谈及此事时亦谈及罗尔的基督徒身份和此文,由此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动的卷入其中。该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也引起许多关注和评论,不少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以及社交媒体上谈论对此事的看法。至今,关于罗尔事件本身的真相目前尚未完全清楚,但基督徒与基督教被卷入一个公共事件,并且基督徒里面对于一个公共事件展开各种角度的讨论,这在近年来也是非常少见的。从这一角度来讲,值得关注。

(根据受访者的分享整理而成,观点仅代表受访者本身,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12月3日,有媒体曝出罗尔再次接受采访,解释自己有三套房为何还要发起募捐: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东莞一套在现在妻子名下,东莞另一套以后等儿子大学毕业还是要给儿子的。(图:视频截图)

深圳某杂志社前主编罗尔9月13日的一篇发在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在11月27日由一位非基督徒P2P业内有名的财经评论员、自媒体营销专家、称罗尔为杂志社老领导的刘侠风在P2P观察的公众号上以同名文章发起了“你转发,我转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为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的活动后,引起微信刷屏,并成为公共事件。

罗尔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因罗尔最开始筹款和被刷屏的一篇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谈到耶稣,谈到圣经,从而基督教和基督徒也“被”卷入成为此次该公共事件中的话题之一。

有非基督徒网友说到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是基督教,某金融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对此许多基督徒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关注并驳斥了这种观点。与此同时,一些社会媒体也观察并认为基督徒对罗尔事件起到关键的作用。

《公益时报》微信公众号11月30日发出一篇《我为什么没转罗尔的文章》,其中一位编辑很好奇这件事情为何火成这样:“因为直觉跟经验都告诉我,普通的白血病筹款个案,火成这样不科学。作为一位传播工作者,我单纯想知道事件背后的传播逻辑”,于是她先看了“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个基督教徒”,这条评论五天的点赞量超过1万6千多,然后这位编辑又结合文内的描述和后面的留言,“我当时判断在这件事的发酵过程中,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随后我在朋友圈发:‘研究宗教影响公益的机会与深度,甚至风险与监督,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也证明,很多家长群在转这件事时,的确是以宗教的视角。”

是否如文中所说因“基督徒起了关键作用”罗尔事件“火成这样”?对此,基督时报邀请了四位关注此事的基督徒谈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其中一位基督徒是曾筹办过一慈善组织并在其中担任主力,还有一位基督徒曾经亲自在网上发起过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筹款活动,并多次参与过对基督徒弟兄姐妹的救助。

——浙江傅弟兄:

浙江一位参与青年事工的80后的傅弟兄谈了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这个事件首先反应了微信平台传播资讯的强大之处(这是与点赞、转发、评论综合性功能为一体的),反映出基督徒在媒介工具上的活跃性,从中性意义上讲,显示了基督徒们一次面对公众事件、募捐行为的态度,从回应的角度上看是好的。

对这个,我也有几个反思:

第一,之所以造成这么多基督徒回应,无外乎罗尔声称的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以及那句感性的表达“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云云,这个是刺激了我们基督徒们的神经。罗尔很多真实的情况曝光后,很多基督徒的前后非常不一样的反应很值得反思,之前努力转发、代祷,之后反应比较激烈,批判比较深,我见诸一些教义比较保守的基督徒微信群容易针对这个事件批判,比如说,罗尔的神论有问题、人论也有问题、他的苦难观同样存在问题,同时深刻的剖析是他罪的问题等等这一套分析。

第二,我不认为是基督徒把事情变得更大。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基督徒参与、转发、讨论,这是现实,这本身显示出基督徒看待这类事件的方式:在当今,已经开始用信仰的视角和价值判断来解读当下的人和事,这不过罗尔事件是一个触发点,罗尔的做法和煽情表达肯定是不符合诸如“不可试探你的主”等等,这本身就像一个测试器一样,反映出基督徒们主要的观点和价值判断。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不像是普通吃瓜群众的围观、或者打赏后觉得被欺骗后的愤慨,我了解到的是:基督徒们比较趋向于判断这个事件和人物是否符合圣经,是否符合基督徒的行为规范。也有一些主内反思的文章出来,其批判性就是停留在基督徒对神论、人论、对苦难、对上帝的拯救,对罪的认识上。在此基础上,然后才和群众一样去看曝光的截图之类。

但是呢,所谓“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的观点非常好理解,我认为这首先出自教外人士的评价,可能是感性的,因为看到那么多基督徒打赏和评价,这个参与度的比重是很大的。需要厘清的几点:第一,基督徒首先可能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如同普通人一样,单纯的爱心,又听说是基督徒,所以不停转发。第二,基督徒参与了部分打赏,显示了正常人的爱心,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很多情况曝光后,基督徒们炸开了,就是各种开始批判,这个时候可能普通教外人士还在打赏。第三,我不认为咱们教会内部的从圣经角度的批判和辟谣的文章,社会上的人都看到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基督徒搞大了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不成立;其实骂的最凶的是那些奉献了金钱觉得被骗的老百姓在其中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公众号,这样可以增加点击率博得眼球影响下舆论。

如果是假设“这个事情变得这么大,与基督徒有关” ,基督徒要为这个负责的话 ,我觉得反思就要反过来说,就是:基督徒辨识度可能还不够,在筛选信息、处理信息、分辨信息的能力需要更加加强,但其实这个不仅仅是基督徒这样,大众表现的也是一样,信息曝光后也觉得受骗。我们国家很多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还没有完全曝光真相的基础上,你不能要求基督徒比一般人表现的更为成熟地处理这类信息,因为基督徒也是平常老百姓。

还有反思的就是,我们国家没有给基督徒慈善打开通道,这一块没有放开,倒是给佛教等做慈善放开很多,在顶层设计的角度上造成我们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很多参与慈善的实践经验,教会做慈善的传统还不是很强,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不能苛求。

其实最根本,我觉得大家基督徒反应激烈的原因最主要的之一是罗某人借耶稣基督之名被利用作为营销的手段从而使基督之名受污,让基督徒受到刺激,否则他女儿的事迹不可能这样引起这么大反响。罗尔首先是用信仰身份吸引了第一批信仰人,而不是社会人,社会人被吸引单纯是因为软文的写法和对一个女儿的同情。罗尔文里面拉仇恨的做法,在基督徒里炸起来了,吸引了眼球,然后很多人关注。

基督徒根本没有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益处,不像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样那么有目的性。真正难过和悲哀的是:罗尔这个我们声称是基督徒的人,在这次事件中,在这种营销的手段中,给基督教抹黑了,造成了大众对基督教不好的看法。

还有一点,就是当下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等信息传播结果的不可控制性和逐次扩大性,这个太可怕了。其实乐观点看,也有好的影响:那篇《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一出来,基督徒基本就清醒了,开始反思他的认识论的问题、信仰的真实性问题。而且这样事出来一次后,基督徒就对慈善和宗教结合就变得很谨慎了。

对未来我也是有两个粗浅的设想和期待:一个是基督徒们可以成立一个跨宗派的论坛,是第三方的,不是政府性质的,也不是纯高校学术研究特点取向的,而是由不同背景宗派的基督徒组成,探讨的问题就是如何回应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疾苦等等,如此走进入做更多社会服务,这样有利于避免基要派不关注社会现实的情况,也逐渐会训练基督徒们看待、关注、解释公众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还在就是只是希望基督教给世人的印象不是封闭的、愚昧的、更入世一些。

——江苏伊老师:

江苏的伊老师在各地常常做神学讲座,他谈了自己对罗尔事件的分析和观点:

《耶稣,请不要让你做我的敌人》成功地激发了基督徒的热情,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聪明,他不是从一个患病的父亲的角度希望大众的支持,他刻意使用了基督徒的身份、并且用一种非常刺激性的字眼来跳动基督徒敏感的神经。我认为这个作者一开始写的时候就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按照目标对象来说他募捐的对象是大众,但是他知道基督徒有善心或者说“好骗”;他也知道,一般要求募捐的文章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已经很多了,这些风格的文章并不能激起很多基督徒的热情,但是他的文章让很多基督徒想帮助他募捐的原因就是这些基督徒想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好的,我们的主不会让你落入这样的境地。这样的心态自然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只能说:这位作者很了解基督徒的心态、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募捐不是为了孩子募捐,而是为捍卫基督教而战,就像前段时间美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择特朗普是为了捍卫传统价值观一样,这次中国的基督徒给他募捐是带着捍卫耶稣的名声的心态。

这反映出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也暴露出中国基督徒的简单和功利主义,“简单”的意思是没有分辨,一个正常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文章是别有用心的,第二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不是纯粹得想救这个孩子,而是想证明:我们的信仰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神不是那样,你看我们现在在救你,就是我们的神在救你。

我发现,这个罗尔一直是做媒体的、做广告营销的,所以他也抓住了自己所认识的普通基督徒的心态,所以一击即中。我们在基督徒微信和朋友圈有很多募捐的文章,但为什么没有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都是用一种比较正常求助的方式写得,没有用很多的手腕。其实比这个小孩子悲惨的情况多了,为什么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捐助,因为普通的募捐中只是给患病对象或者求助对象捐款,而不是涉及到为了捍卫基督教而战,而这个文章的套路就是“你们不帮我,你们的神就死了”,这个和特朗普骗基督徒的选票的思路是类似的。

这说明,宗教的两面性是非常强的,一方面宗教很有慈善的热情,但另一方面很多现在宗教做的慈善是带有功利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宗教比别的宗教更好,这才是我们值得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我们要反思自己接受的是一种宗教还是信仰,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这里只是再次提出来。第二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这么没有分辨力,为什么这么容易陷入别人设下的圈套。这还是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发自内心爱他们的关怀,而还是在为我们自己的信仰辩解。

而这样的文章,让非基督徒也在观察你们基督教在怎么反应,作者也是抓住这个心理,因为这文章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在发起募捐,如果这个病好了,耶稣是真的,如果这个病没好,耶稣就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基督徒怎么面对这个事情,非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个事情对基督教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因为你捐款不捐款都是负面的,不捐款就是说明基督徒没有爱心,捐款了说明基督徒很傻,反而结果更多是嘲笑。总共捐了200万,我也遇过很多基督徒发起的捐款,我印象中没有这么多的,说明很多基督徒是下了死命在转发,可能也有不少人在支持也捐款。

我认为,这是基督徒的耻辱,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得到过这么多的捐款的。我也见过其他基督徒发过很多患病募捐的信息,但是这次捐款的数额过于巨大,比其他的多的多,甚至数倍,数十倍。

我也知道很多基督徒的观点是我们这样做是因为爱心。可是,这样说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真有爱心,那为什么不去关注更多其他大量的基督徒的募捐请求呢,还有为什么不去参与社会上很多实实在在的慈善呢,我们真的有爱心的话,可是为什么爱心泛滥的话却对最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怎么脱离你所认为的这种‘圈套’?)没有办法,现有的中国基督徒的心态导致没有办法脱离。只有是用平常心去看待才有可能,不要用一种慈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宗教是对的还是错的、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这种心态去证明一定会进入圈套。

——上海夏姊妹:

夏姊妹热心救助,曾在现实生活和网络上救助过多位基督徒。罗尔事件的来龙去脉,她一直在关注,也分享了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前段不久我为一位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款的经历。当时我们是在腾讯的捐助平台上发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在基督徒圈子里面募款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最主要我发现在基督徒中募款最大的困难是,就是如果你没有人组织和人手的话,那么你信息的送达力不行,就是虽然基督徒人数也不少,也比较有爱心,但是你并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信息传递开。当时是在最后两个月我也摇旗呐喊,也有周围很多基督徒帮助转,最后募到了18万,这个还算是基督徒圈子里面个人性的比较不错的募款结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

我个人对罗尔事件持比较“挖坑论”的看法,我认为不是仅仅比如这个事件中的哪个公司故意营销或得利了。如果说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么我认为,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一种现象,就是公众的爱心总是会被一些事件所刻意的影响,即便是基督徒的爱心也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总会有人做些不堪的事情让大家的爱心冷漠,这是我的猜测。

谈到《公益时报》中认为罗尔事件中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上次为患白血病的传道人募捐的事情,我们当时都是在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去传播的,腾讯的公益平台上也是有很多基督徒留言了,但是当时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几乎所有捐款的人都是基督徒,腾讯公益平台上留言的都是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说两三天内就那么快的来了个几百万,没有这样。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在捐款上没有爱心,基督徒是有爱心的,但是在基督徒圈子中间募款这个事情呢,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至少在线客服仍然是不能少的,就是这个劳动力仍然是不能少的,仍然需要有团队、有人手、有时间用来传播用来答疑。

第二,我在做募款的过程中也发现,就是基督徒或传道人生病了之后募款的话,往往你把这个基督徒的身份点明的话,往往非基督徒就不关注、就不捐款了,捐款的都是基督徒。所以这就是罗尔时间里面我认为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因为要知道的一点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语境下,说耶稣说圣经说约伯,这些语言对于非基督徒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他一看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没有办法引起他的共鸣,这是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生疏的语言,你求助的文案如果写到了耶稣写到了圣经写到了约伯,你就指望基督徒来募捐给你了。

但我认为这么快一两天内募了200多万,我认为主要还是非基督徒捐的,为什么呢?因为基督徒不可能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但是我还是认为罗尔事件并不是纯粹,为什么一两天内就募得这么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是有内幕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如果一开始有基督徒关注,按照《公益时报》说的如果是因为基督徒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引起非基督徒很大的关注,这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之前说的,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的圈子和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两个池子,彼此之间是不打通的。就好像去年浙江十字架的事情,虽然基督徒的朋友圈里面天天转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关注,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我的非基督徒的圈子里面,很少很少人知道,基本没有人关心。就是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两个圈子实际上是不打通的。所以,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罗尔事件背后有内幕,现在民政部门对此的调查也是没有出来,有很多内部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目前都还是不清楚。现在看,如果是这么多钱的话,那不可能都是基督徒捐的。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个文章可能会在基督徒的文章里面发一发,可以引起基督徒一些争论,非基督徒的圈子是不会关注的。基督徒就算有捐款,可能2、3天也就5,6万。并不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而引起非基督徒关注的,正常情况下是基督徒关注了转发了,非基督徒是不会关注的。

我认为不是说这个事情因为基督徒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被炒起来,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一个基督徒正常的感情是看到这个文章会受到刺激,然后捐一些钱,这是正常的反应,会有这种自发的冲动,但基督徒不足以会带来有这么多的捐款。首先,基督徒很关注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