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pt老虎机深海之蓝技巧

时间:2019-12-12 19:51:40 作者:捕鱼机技巧方法 浏览量:75196

pt老虎机深海之蓝技巧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见下图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见图

pt老虎机深海之蓝技巧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pt老虎机深海之蓝技巧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4.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pt老虎机深海之蓝技巧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云南电子游戏法律法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新款捕鱼机渔乐之星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mg电子游戏白菜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捕鱼机老式白金机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

2人捕鱼机主程序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

相关资讯
U乐国际婌乐pT老虎机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

铁岭捕鱼机厂家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

捕鱼机打鱼机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

恩芳捕鱼机难度几最难

今年年初,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要求圣公会特鲁罗主教(Bishop of Truro)就全球基督徒迫害情况起草一份评估报告书。现在,初版报告书已经出炉。以下是报告书的关键要点:

特鲁罗主教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基督徒是迄今为止受宗教迫害最多的宗教群体”,并且这种宗教迫害呈现出“规模和强度都在增加的全球景象”。

报告书还称:“自始至终,研究都表明基督徒是‘最受针对的宗教群体’。随着反基督教迫害严重性的增加,暴力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中东和非洲,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大规模”程度,以致于“接近国际上对于种族灭绝的定义”。

“对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和菲律宾的极端主义团体来说,他们具体的既定方针就是用武力或其他一些暴力手段,消灭基督徒和其他一些宗教少数团体。”

“(他们)意图清除掉所有证明基督徒存在的证据,如拆毁十字架、破坏教堂建筑和其他一些教会象征物,也会直接对教会组织结构和领导人物发动袭击,如对神职人员进行杀戮和绑架。”

报告书还写下了如下严酷评论:“这种种族灭绝行为主要会影响到基督徒的外逃。现在在中东部分地区,基督教正面临着被消灭的可能。”

“如果这些和其他一些事件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那么当地政府必须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救助受害者,还要为未来采取预防性措施。”

这份报告书还强调了“敞开的门”的调查结果,指出“约有2.45亿基督徒受到了高强度或更糟的迫害——这一数字比前年增加了3000万人。”

暴力迫害

报告书描述了一系列的暴力迫害,内容包括对教会进行炸弹袭击的暴力行为、当局对基督徒的酷刑折磨、私刑杀戮、以及对基督徒的强迫性和非自愿性失踪。

报告书提出警告,提到“伊斯兰军事组织的‘激进民族主义’(aggressive nationalism)威胁越来越严重了。”报告书也援引了印度的例子,称“该国认为印度人应该成为印度教教徒的言论越来越多了。”

从中东和北非开始,报告书还接着分析了世界各地的情况。

中东和北非地区

报告书称:“在该地区,迫害的形式为从歧视到针对基督徒社区的种族灭绝性袭击。(这些行为)导致自世纪之交以来,该地区的基督徒大量外逃。”

“一个世纪以前,基督徒人口占中东和北非总人口的20%。而现在,他们还不到4%。”

报告书指责并将基督徒大量外逃现象归咎于中东国家的政治失败、社会朝着宗教性更为保守的方向转变、对基督徒的迫害和歧视、以及像伊斯兰国这样的团体所犯下的暴行。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被赶出家园。很多人还遭到杀害、绑架、监禁和歧视。”

南亚地区

在南亚地区,报告书发现“激进的民族主义增长是基督徒遭迫害的关键驱动因素。”

报告书称,由于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加,最终导致斯里兰卡爆发复活节主日炸弹袭击事件。

报告书也提出警告,称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反皈依法律通过的势头正在加剧。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在该地区,极端主义团体引发了暴力袭击,基督徒面临严重压力。

报告书强调,在尼日利亚,基督徒正在遭受激进的伊斯兰团体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武装人员的驱逐。

博科圣地已经开始着手“消灭基督教,为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铺平道路”。

报告书还称:“在尼日利亚,每月平均有数百名基督徒遇害…2018年,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由宗教信仰而导致冲突的地方,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尼日利亚基督徒要多得多。”

甚至早在2015年,美国就有情报报告,暗示有20万基督徒会面临遇害的风险。

报告书还对“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富拉尼游牧民的袭击次数日益增多”表示忧虑。

因为“在由政府发起的宗教迫害中,未登记的基督徒团体首当其冲”,报告书也将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一同列为受关注国家。

东亚地区

报告书对东亚地区的迫害程度范围进行描述,还称在过去的18年中,朝鲜一直被认为是对基督徒而言最为危险的国家。“在朝鲜,当被发现是基督徒时,他们会经历极端的审讯,通常会包括严厉的酷刑、监禁甚至处决。”

在该地区其他一些地方,老挝、越南和缅甸都是受关注国家。在缅甸,非佛教徒会面临迫害。

报告书也指出,除了来自国家的压迫外,“伊斯兰激进分子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是该地区基督徒遭受压迫的关键驱动因素”。

包括拉丁美洲和中亚在内的其他地区,其他宗教会受到政府监控,“基督徒的情况不乐观,因为当局对教会和基督徒活动进一步进行大范围强制性的打压。”

报告书宣称“提出了一个不太让人接受的事实,即在受迫害的宗教信徒当中,其中绝大多数——估计有80%——都是基督徒。”

完全版报告书

完全版报告书将于今年6月公布,届时它将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圣公会特鲁罗主教已经提出了这些建议可能会采取的方向:“各国政府需要对基督徒信仰团体越来越重视,还要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这一点会越来越迫切。”

“释放国际”首席执行官保罗·罗宾逊(PaulRobinson)对该报告书表示欢迎:“该报告书及时...敲醒警钟,因为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迫害正在不断上升并恶化,已经达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了。”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