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BT之家-娱乐互动平台

时间:2019-12-12 18:44:48 作者:奔驰娱乐. 浏览量:50587

BT之家-娱乐互动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如下图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见图

BT之家-娱乐互动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BT之家-娱乐互动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BT之家-娱乐互动平台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幸运娱乐平台干什么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皇冠射在里面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葡京娱乐场av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

娱乐开户APP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东森平台登录地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

相关资讯
惠泽天下万人娱乐区tm127ten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

无极2登陆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在东海大学图书馆主办的“书中之书──东海特藏圣经展”展出的多部具有历史价值的《圣经》中,有125年历史的慈禧太后六十寿礼的“君王版圣经”也在其中。

2004年全球首次“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在香港展出时,展览了两部君王版,并拍卖了其中一本,最终以高于底价二十七倍的八十五万港元拍出,用于慈善拍卖。拍卖得来的收益,全部捐增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作研究“沙士”及其它传染病之用。

该本《圣经》是1894年由中国教会妇女送给慈禧太后作60大寿贺礼的,别具气派,又称君王版《圣经》,当时在2004年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驻会副主席邓福村介绍说,这本君王版圣经全球只有4本。

据史料记载,1894年适逢慈禧太后六十寿辰,上海传教士发动全国女基督徒捐资,由大美圣经公会与美华书馆联合特别印制了委办译本《新约全书》,使用了大号字体并活字直排,置于银盒之中,献给慈禧,称“慈禧版”。

这本圣经以金花为边,封面为黑色皮面,左上方印“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中间印有“救世圣经”四字以金片托底。书面四周均饰以金边,封面上有代表信徒的鸟儿及象徵平安的竹丛细緻雕刻;书背为黑字“新约全书”;扉页印有Imperial Edition(君王版)及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to the Empress-Dowager(本版印刷呈献皇太后)。全书共766页,重四磅半,至今保存良好。

后来“君王版圣经”在2010年香港的影音使团的挪亚方舟展馆开幕礼也曾展出。该次展出的慈禧太后《君王版圣经》是当年宣教士送回国的述职版本。影音使团指,该《圣经》之极为珍贵在于流传数量极少,同时亦象徵中西文化交流重要的一页,另透过当年宣教士述职的书信,窥探得到宣教士向慈禧送出《圣经》作为贺礼, 期望慈禧太后认识上帝,以致福音能传入中国。

一拍卖机构对此本圣经的介绍中说到,流传极罕的君王版《新约全书》是委办译本系统中最重要的一支,因委办译本是第一部由不同差会传教士联手翻译的圣经汉译本。翻译过程中,传教士就“God”究竟应该译为“神”还是“上帝”产生了分歧,多数传教士退出,留下麦都思和理雅各继续翻译。这二人都是精通汉文的汉学家,理雅各更是系统地将中国古代典籍译介到欧洲的第一人。中国学者王韬也参与到最后的襄理之中。1852年,委办译本的《新约全书》得以面世,美国圣经公会与大英圣经公会相继出版,并认定为代表性译本。由于其翻译规范准确,文采优雅斐然,遂成为19世纪最有影响力、流传最广的圣经汉译本。

该拍卖机构评论说:“它的出现给我们留下了基督教在近代中国广泛传播最坚实的历史见证,慈禧太后有没有阅读这部《新约全书》,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段中西文化交融的史实是不能被我们遗忘的。”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