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福建十三水

时间:2019-12-12 19:23:28 作者:海王星娱乐网址 浏览量:71376

福建十三水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福建十三水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福建十三水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福建十三水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美女老虎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天天福建十三水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

新锦海国际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

欧洲pt老虎机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

香港脑筋急转弯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

相关资讯
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

欧洲pt老虎机

S姊妹是万千基督徒中的一位。然而上帝的怜悯,对于她来说却如死里逃生一般,说起她的故事,看她的神情,那历历在目的过去好像就在昨天。

刚看到S姊妹时,很难把她和“抑郁”这种词联系到一起。虽然人到中年眼角也爬满了些许皱纹,但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内心有种掩盖不了的从容和喜悦。若不是听她讲述这二十几年来的经历,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度过的!若不是人生灰暗到极点,人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伏在上帝面前,寻求庇护呢?S姊妹说:她虽然生在农村,却是个心高气傲,不会轻易服输的人,他讨厌面朝黄土背朝天,厌恶极了农村贫苦的生活,她不甘心这样认命,所以就下定决心寻找机会逃脱命运的安排。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家庭条件虽不算很富裕,却可以使她离开农村。但事与愿违,她的倔强并没有让命运向她低头;要知道心比天高的人,心往往都是极小的。她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安逸幸福,经历过感情挫折,和丧子之痛的双重打击,产生了强烈的挫败感,失落的焦虑使她日益低落,心境开始在幽怨中慢慢的扭曲(S姊妹婚后具体的不愉快......)

特别是再次产后抑郁更为严重,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在精神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导致了各样病痛,只能靠吃药来减轻痛苦和维持睡眠。S姊妹说这些的时候心情还是不能平复,满眼泪水颤抖着告诉我那几年的煎熬。有时候,她也会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就真的没救了,但自己就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只会越陷越深;为了让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也想过很多办法,看过医生;去庙里上过香;也曾在别人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有名的“巫婆”(“跳大神儿”当地称呼)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交鬼的妇人”,结果都是以失望回报的。当消极再度蔓延,轻生的念头占据了她思想的上风,使她彻底丧失了对生命的渴望,最终拿起满瓶的安眠药喝了下去。(她说当时冲动起来真的像魔鬼,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从下午被送到医院整个抢救过程持续到下半夜才度过了危险期。活过来的她被问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不后悔吗?她心里依旧是毫无希望的心灰意冷。

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回到家,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低落状态。就在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S姊妹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把收音机里零点之前的所有节目收听完以后就乱调台,突然调到了一个福音台。里面讲:耶稣是神和人之间的桥梁。这句话S姊妹至今都记忆犹新。连续听了几天电台后,S姊妹就到处打听附近哪里有信耶稣的地方,那时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比较少。她寻求迫切的心,使上帝的怜悯为她开启。她找到了教会,正好赶上大家在聚会,S姊妹说那天刚踏进他们聚会的屋,心里突然就特别的敞亮,直接换了一种心情,平时所有的委屈就在那一瞬间没了。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诗篇63篇:神啊你是我的神......还有一位弟兄把圣经借给了她,并告诉她我们的命运都是上帝安排的,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每件事情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们是被造之物,只管顺从。就从那天起,她找到了归属,仿佛头顶的霉运一扫而光。之后S姊妹便融入进弟兄姊妹,参加每一次聚会。慢慢的自己每天积极向上的心态,和伴随的一些神迹也影响了她的老公,孩子的爷爷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耶稣面前,保守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听完S姊妹的见证,心中除了感动,也多了些感慨。人因自己的愚昧,不知命,也不服命,在造物主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迷失在自己喜与悲的世界里,却不自知;想想人的渺小与无能,看似坚强无比的背面却是束手无策;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与自己的无知做斗争,至死都走不出那心中的阴霾;S姊妹只是人其中的一个代表,如果没有上帝的怜悯与爱护,谁不是迷途的羔羊呢?所有人都将在恐惧中做死亡的牺牲品;我们因为上帝而活着,在光明与平安中活着,有上帝的感觉真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