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百利宫娱乐游戏

时间:2019-12-12 19:18:49 作者:网上真人ag娱乐网址 浏览量:83086

百利宫娱乐游戏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百利宫娱乐游戏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百利宫娱乐游戏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百利宫娱乐游戏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体育博彩和娱乐场评级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博友国际娱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万豪国际网上娱乐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棋牌游戏开发出售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相关资讯
kg娱乐官网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新索罗门国际娱

图:资料图

周五,临近晚上七点,笔者跟随位于长三角一带一个的家庭教会的G牧师来到一商场的地下一层。离大门还远,就听见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等推开门走进去时,震耳欲聋的歌声瞬间灌入耳中。定睛看去,约百来平米的会场里,四五十位年轻人正彼此手拉手、肩并肩一同扬声歌唱赞美神,火热的气氛充斥着全场。

G牧师说,之前并没有在商场里做过年轻人的团契,这是第一次尝试,想暂时先试试看效果,再决定下一步将如何进行。G牧师坦言,以前教会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十年前他开始考虑教会转型的问题,认为不能再以中老年人为主体,而是要着手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便建议教会先从青年事工开始进行。“我们让年轻的同工在年轻人里做团契小组。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彼此融合得很快。”

虽然那时教会还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但年轻人团契G牧师也从不拉下,一直在跟着做。“一开始教会的聚会都是灵恩层面居多,因为比较适合中老年人。慢慢的老年人回潮,我们教会的模式业开始转变,就逐渐设计成适合年轻人、适应城市的。”

教会在转型上如何去传福音

G牧师的教会位于长三角的城市地区,主日聚会时约有百来号人,目前仍是以中老年人偏多,本地人较少,大多数信徒来自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最早的传福音模式是以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来传的。“好朋友信耶稣了,就把他其他的好友也带过来。”G牧师说:“不过那是过去的方式了。现在社会不断进步,教会传福音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

为了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年轻的一代,教会在传福音的方式上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与改革。“目前我们传福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开福音布道会,福音茶会……什么是福音茶会呢?比方我们办一个活动,让信徒一个人领一个来。有50个信徒,一个人领来一个人,就变成了100个人的茶会。”在福音茶会上,大家彼此分享交流,一起学习圣经的话语,最后结束的时候,也能有一部分的人做决志祷告。“通过茶会,信徒的人数也会增长起来。”

除此之外,教会还会组织信徒们周末时间一起去社区、街道发福音单张,“牧者需要带动信徒积极去传福音,也要祷告让神托住新来的人,教会也要时时跟进,不能说来了以后就让他们走了,这样就失去了传福音的意义了。”

教会目前面临的困难 回潮与断层

G牧师提到,他所在的教会为打工群体教会,历来信徒都以中老年人为主,之所以开始注重培养年轻人,主要还是受到“民工回潮”的影响。与长三角其它一些城市打工教会一样,目前教会面临的最大难题也是拆迁的问题。“城市周边一拆迁,小孩子不能上学,就必然面临着民工回潮的问题,整个教会就会有一些变动。”G牧师说,“孩子们也许并不愿意回去……但是打工的群体原本住的是平房,平房拆迁后他们就要住进公寓,这样房租就贵了很多,也租不起了,加上孩子大了后上学也是个问题,所以各样问题加在一起,他们就会选择离开了。”

回潮并不一定是指回老家,可能会去其它的二线三线城市。“离开这里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小孩子上学的问题,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都回到农村里,为了孩子上学,至少也会回到县城里。”G牧师认为,现在教会里的一些打工群体出来后,还想要回去老家种地的几乎没有了,“除非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办法打工了,他会选择回家种地。稍微年轻一点40岁左右的,都不会回去种地的。”

那么,这些离开一线城市去往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回到县城的信徒要怎么牧养呢?G牧师也表示非常好解决,若信徒去到的城市有兄弟教会在,就将他们介绍到兄弟教会,进行牧养。

G牧师坦言,回潮问题教会是解决不了的。“就像我们70年代,农村要往城市去一样,拦不住他们,控制不了。”并且,回潮对于教会来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比如本来这个教会有100个人,可能回潮时就会走掉20-30个人,但这也是拦不住的。所以回潮也给教会带来了挑战:如果你不发展,回潮时人就会减少。你只有在减少的同时好好的传福音,好好的做一些福音事工,才可能不会减少太多人。”

当然,回潮也不是大幅度的一次性结束了,而是近几年来陆陆续续地一直在进行。因此G牧师认为,不能将教会的主要信众定位在打工群体或中老年人身上,一定要有年轻人。“所以我们教会也在转型。”G牧师说,“我们从整体的素质来提升,留下来的,将来都会慢慢变得精英化。所以我们也开始从年轻人着手,把各方面,例如我们的乐队、赞美等都开始偏向城市化、现代化,跟上这个时代的需要,不能再传统或者是陷在传统里面。”

G牧师还提到,有些教会一旦转型,从以前的中老年人为主体转向以年轻人为主体,教会可能就会出现信众年龄上的断层现象,但他所在的教会并没有这个情况出现。“老年人和年轻人我们现在也还是放在一起,并不会出现断层现象,为什么呢?主日信众都在一起,但小组是分开的。”当然,一个教会由老年人和年轻人搭配着走,彼此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代沟,“这方面教会只能慢慢协调,例如年轻人去服事年轻人,老年人服事老年人。老年人去服事年轻人,他们服事不了;让年轻人去服事老年人,也有代沟。”

教会未来面临的挑战与婚姻问题

在未来,打工群体教会所面临的整体挑战,就是场地和硬件的问题。“房租贵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场地好,讲道、敬拜不调整,吸引不了慕道友,他们也是不会来的。反过来,讲道、敬拜都很好,却没有场地,也不行,也还是需要场地。”因此,教会在需要场地的同时,讲道、敬拜都要跟上。“现在社会越来越年轻化,讲道、敬拜没有活力,也跟不上信徒们的需要。所以,讲道信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变化,不能2017年了还一直用以前老一辈的信息去讲,要适应当下时代。”一个教会做好,有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一家公司能开好,它必须有老板,老板想法好,策略好;还要有员工,员工勤奋、踏实……整个构架都要跟得上才行。一个教会做好,多方面一同进步,才能使教会健康发展。”

最后,G牧师提到教会打工群体的婚姻问题,他笑言:“多是教会内部消化。”例如,一个小组的姐妹,教会会根据她的信仰程度和择偶条件,给她建议一位差不多信仰程度、较为匹配的弟兄。G牧师表示,教会不会给弟兄姐妹随意指定婚姻,教会做了建议后,还需要他们两个人自己交流是否合适。“这样出来的家庭,也有成功的……婚后家庭一起来教会参加聚会,这样成长也会更快一些。”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